李光光的光

光字辈,名光光。爱谁谁

翻旧本子发现自己高中写的土银文,矮油还蛮有意思的嘛。゚+.ღ(ゝ◡ ⚈᷀᷁ღ)

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。
蔡照:我一个人在海边,南风低喃,我只惦念一人的欢愉。
秋实:我一个人在山脚,悲秋似画,我只奢望与你的重逢。
彼时两小无猜,与子成说,坦荡而无所惧。
此时一心只求,万千世界,你仍愿回身牵我的手。
此刻,你愿与我白头偕老么?

那些风花和雪月

年轻时候的爱情,一秒,一分钟都是斗转星移,内心戏足到不行。今天你侬我侬明天势同水火,搁谁那都能说个风花雪月的故事。
可再过个十年、二十年,爱情就变成了大事年表,鸡毛蒜皮的事儿不足挂齿,不多的几件大事儿又与爱情无关。
这之后,再过二三十年,日子慢下来,爱情又变成了账本上的流水账,葱姜蒜都是滋味,油盐酱醋都浸泡在缓慢的时光里,爱情的希冀也从隧石火花般热烈变成了细水长流,明天也想见到你,下一分钟也想爱你。兜兜转转又回到五六十年前,你一抬首,我一回眸,一瞬就是沧海桑田。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就今晚上这糖,我能在天上飘半年。
今儿本来发生了点不大好的事儿,阿玛发了一微博说,我们用心的唱,你们静静的听。
然后我就去唱吧呆着了,讲真一进去眼泪差点没下来,几千个人静静地在公屏上刷:世界上最好的蔡照和陈秋实。特默契,特整齐,没人问为什么,就像个仪式。
晚上我又刷了微博发现俩人发糖了,这个图是最喜欢的一张(腰肌劳损什么鬼蔡老师您给解释解释😂)我正炸着呢,那边挂着的唱吧突然出动静了。
先是秋实突然来一句我要稳稳的幸福~然后阿玛就跟着合唱了,唱的时候俩人为什么唱两句就哈哈哈哈,公屏有人说这是喝酒了吧😂。
然后秋实说我怎么总唱这句啊,阿玛就呵呵呵笑,总算哼唧完了歌,阿玛来一句我跟秋实笑的点你们不懂,特骄傲。一股恋爱的酸腐气息😒
阿玛说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,这句词是他想的,因为觉得这句话听了心里就特别痒😉。(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)然后安静了一会儿。
消失了一会,阿玛回来唱了首宝贝。然后说我没看见秋实,刚在我旁边呢,一会儿就不见了。(我听不出来重点是刚在我旁边呢😒)继续唱宝贝,最后说了一句,晚安,宝贝儿们。
今晚我们都在天上炸裂,今晚我们都是宝贝儿,七夕终于来了。
后记:我觉得俩人是不是real这事,入坑越深越觉得没这么重要了,二十多岁的年纪,能遇到个知音,知冷暖,知欢喜,能站在自己前面挡风雨,能坐在面前温一壶酒。二十来岁,世界那么大,能遇见就是莫大的福分。二十来岁,世界还很小,冷暖甜酸,一人足矣,夫复何求?
祝大家七夕快乐

而它们不知道繁花似锦

to fish

装作若无其事,其实最残忍,装作一如既往,其实早已回不去了。谁都不是傻子,可我还是想你了。

To Fish
今天也非常喜欢你呢~